鲸生

咸鱼一条

【盾冬】无题

冰雪终会消融,但那寒冷的印记却早已深至骨血,不磨不灭。

好冷,控制不住因极低气温而颤抖的双腿,深深的蜷起身子艰难的将热气从口中呼出,眼珠在干涩的眼眶中僵硬的转动,手指早就没有了知觉。

无边际的素白带着寒气侵袭着我仅存的一丝理智。steve,勉强嚅动着早已失去血色的嘴唇,轻轻地咀嚼这个名字,这都是我应得的,我是个罪人。

合起沉重的眼皮,我又看见他紧皱着好看的眉毛,用那双能容纳下一切的蓝眼睛盯着我,好像能洗涤我身上的罪孽。他很难过,我知道。

“Bucky,别把一切的过错加在自己身上”他温柔的蓝眼睛像海洋一样沉稳柔和,金色的发丝融着太阳的光芒,带给我光和热。

抬起头望进他的眼里,喉咙窒息的扼痛感让我的眼眶有些发酸。

steve,你知道那种用手从别人胸膛穿过的感受么?你知道女童的啼哭比利刃还坚硬么?

不,你不能知道,我舍不得让你知道。

但是我不再是James中士了,不再是那个能陪你在小酒馆谈笑风生的Branes。
我是winter soldier,无数人的鲜血与痛苦铸造的机器,我存在的目的只有一个-----杀戮。

别再用那种目光注视着卑微的我,我不值得。
别再为我反抗那些权威,我,不值得。

Steve,你的身上不被容许存在有任何的污点。我…..

“醒醒,Bucky,醒醒,好了,一切都过去了。”

声音像从一个光年之外传来一样的远,温热的血液又流入到四肢百骸中,胃抽搐地疼着。

“Ste..ve。”喉咙撕裂的痛着,可是我还是想叫出你的名字。湿润的泪从眼眶中汹涌的滚出,紧紧的咬着泛白的下唇。带着热度的手轻抚上我的面颊,我多想你能就这样驱散那已经渗入骨血的黑暗与不堪。

他轻轻的凑过来低下神祗般的头颅,细密的吻轻落在我的额头,眉眼,面颊,最后是颤抖的双唇。口中的红软被他用力的扯舔着,舌根被拽的生疼。

天,我发誓我没有见过这么疯狂的steve,他从来都是那么的绅士,永远用着询问的语气。但此时此刻,他快把我揉进他的身体里了,像个野兽一样,将我吞噬,一滴血液不留下。我只能用尽全身的力气去迎合眼前的男人,我明白除了这些,其余的我给不了他。

手指穿在他柔软的金色发丝间,指腹轻轻地磨蹭着.
“Bucky,我,我很高兴,你终于醒过来了。”他嘴角弯起的弧度永远都是让我最上瘾的毒药。“一切都结束了,我们回布鲁克林好么?”他收紧双臂把我搂近心口的位置。

够了,足够了,我们还活着。

伸出双手紧紧地箍紧他的腰身,低下头埋进他的胸口,我能闻到阳光的味道。

“回家,steve。我想回家。”我能感受到他身躯轻微的震动,我能听到他低声的抽噎。那温热的泪水从头顶滑落到我的脸颊上,洗刷了所有的不甘和痛苦。

神啊,请你不要再让我们分离。
这个男人是我的太阳,他散发的光辉足以照耀一切,我愿意当光明背后的那片阴影,即使注定要经受痛苦,我也要陪他到世界尽头。

评论(1)

热度(5)

  1. 存文小仓库鲸生 转载了此文字